曾經,我的夢想職業就是混吃等死的OL

3/29這一天,我離開了我待了十二年的公司。

=====  曾經我的夢想就是做個混吃等死的OL =====

我還記得當初去日本面試第一份工作,社長問我將來想要做什麼時,我毫不考慮地脫口而出:

”我想當普通的OL”

社長眉頭深深一皺,但其實我想的就是這麼單純,我的夢想就是當再普通也不過的OL呀。
這段話,在九年前的這篇曾經跟大家分享過。

回台灣之後我找到的工作,在當時20多歲的我心中,各方面來說都是很理想的職業。薪水在同齡中算不錯,事情也都做得來,離家不遠交通方便,科學園區內的公司穩定,同事相處都很好,幾乎無可挑剔。所以一做就是十二年。

那,為何要離開呢?

有兩個層面的變化。

===== 工作上的變化 =====

我主要負責的業務是對應某日本原廠的機台維修相關,這個原廠也有在台灣設立子公司,工作的前六年,因子公司規模還小,我直接對應日本原廠為多,而從大約2012年起,原廠的經營方針有變動,我對應的主要業務都切割給了原廠另一家日本子公司,日本子公司對應台灣子公司,然後資訊才到我這邊。

譬如說我要詢問某物的價錢,就是以下的流程。

我對台灣子公司詢價>台灣子公司PASS日本子公司>日本子公司PASS日本原廠>日本原廠將答案PASS日本子公司>日本子公司PASS台灣子公司>台灣子公司PASS給我

如上所見,問一個問題需過五關斬六將,大家可以料想到其中會拖到的時間有多長。

原廠也有制定一些常購零件的固定價格給我們,讓我們可以快速回覆客戶,但,這幾年越來越不敷使用。最大的原因,是台灣客戶比較沒有汰舊換新的概念。

我假設一下,就好像一輛車開了十五年,會壞的東西就不單單是皮帶啦輪胎啦這種磨耗型的,有一些不太容易壞的零件,操了十五年也差不多壞光光了,但,因為這些零件不是那麼容易壞的,也就表示其實製作的工廠,製作的數量,並不是那麼大量。加上車子都開十五年了,有可能原來的供應商都已經倒了,或已不生產此型號的零件,所以若要換掉零件的話必須去找另外的製造廠,新的製造廠除了必須做出此零件,還要合乎原廠的測試,價格也必須盡量貼近原來的價格,這些都不容易。

我問過日本原廠的人:”日本客戶難道沒有這些問題嗎?”

他們給的回答是,在日本,如果是大廠的話都會先做好汰換方案,小廠的話其實跟台灣也有一樣的問題,不過,因零件需求量不多,基本上跟對應台灣的方式一樣。畢竟,新機種才是生產線的主力,不可能為了已停產舊機種的少量零件需求而一直佔住生產線。

雖然聽起來相當合情合理,但我心中打了個冷顫,因我70%的工作都是對應這些用了十五年的機台,這就表示,這些機台的維修,將來只會越來越難做,除非原廠使出劃時代的大絕招(其實有在進行,只是進度慢了些),或是台灣客戶想開,願意更換新機種。但這談何容易?  台灣客戶基本上都是我阿嬤,「啊這就新新的還沒壞啊! 修一修就可以用了幹嘛要丟掉買新的?!」另外,如果是光電廠,要停機更換新機絕非輕描淡寫可以帶過的。

於是,這兩三年來,我的無力感越來越重……。
而且,我自身也發生了變化。

=====  意外的兩年生兩孩  =====

軟Q的到來,雖說意外,但對於工作的影響並不大。
但軟A的出現,殺了個措手不及。。。。。。
短短兩三年的時間我就從悠閒的已婚婦女變身成了風中殘燭二寶媽媽。

隱藏角色請了兩年的育嬰假,但也並不是24H全權負責育兒,他白天辛苦了一天,於情於理,我身為媽媽,不可能下班就翹腳當大爺,一樣是要擔起育兒的責任。

在軟A開始會爬,活動範圍越來越大,身為父母必須時時注意的那時,我開始感到自己的壓力界線。很明顯地容易為了一點小事情生氣沮喪,情緒不穩。

工作上的壓力,回家無法消散,來自兩孩的壓力又往上疊加。還有那些怎樣也處理不完的家務,怎麼整理也理不完的瑣碎小事,最嚴重的時候,曾經好幾次失眠,開始狂起來丟東西賣東西,迷上了斷捨離後的清爽感,但連斷捨離的時間都很難做出來。

無止盡的煩悶感,面對一切事情的有心無力,都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的媽媽。

有一天我跟隱藏角色吐苦水:

「我覺得我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工作也做不好,家裡的事情也做不好,還常常對孩子理智斷線,是個很爛的媽媽。是個抗壓性超低的爛草莓。」說著說著我就鼻酸了。

隱藏角色是這樣說的:

「西喜,面對壓力的當下,你要把它想成這是一種『狀態』,『我處在工作壓力很大的狀態』、『目前育兒讓我很心煩的狀態』,然後你想想,這些『狀態』會持續的時間會多久? 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這個狀態? 如果只是沮喪的話,是沒有用的喔~。」

「那如果這些『狀態』都沒辦法改善怎麼辦?」我問

「就當訓練妳的抗壓性嚕。」他說。「或者,妳可以想想看,這些狀態都是有期限的,終有一天會過去的。」

這番話讓我思考良久。

育兒的期限在哪裡? 至少到他們成年為止,父母都是有責任的。
而工作呢? 工作上的壓力,我有辦法去改善它嗎?

======  糾結的半年及OH卡牌  ======

在我低氣壓這段時間,我的瑜珈老師看出了我的糾結,她問我要不要玩看看OH卡牌

「是算命嗎?」感到好奇的我問。

「不是喔,它比較像是妳自己跟妳自己的對話,老師會提問但不會告訴你任何答案。或許妳自己可以從中找到妳問題的解答喔。」老師說。

於是我們約了某一天來試試看。

首先,老師請我抽出兩張[圖卡],並自己隨意設定其中一張是”問題”,其中一張是”答案”。接下來,再抽出一張[字卡],放在”問題”或”答案”其中任一張的後面。

我抽出來的結果是這樣。

「妳看到了什麼呢?」

「右邊這張,是自己把手砍斷耶…。左邊這張我覺得是要打開一扇門的感覺。」

「那,哪張是問題? 哪張是答案呢?」

「嗯……。右邊砍手的是問題,左邊的是答案。」

「右邊這張,妳看到的當下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害怕,很害怕。」我說。設定”問題\答案”時還沒清澈的思緒,一瞬間有如茅塞頓開!

我的潛意識正在告訴我,我想離職!!

但離職對我的影響,就好比自己拿斧頭砍斷自己一隻手,血流成河,灰色的桌面、紅色的背景,給人一種相當驚悚害怕的感覺。

「那,左邊這張呢? 妳看到的當下有什麼感覺?」

「我覺得是要打開一扇門。我覺得不安,我不知道門的另一邊有什麼。」我說。

「那,妳現在想像一下,妳覺得門的另一邊會有什麼呢?」老師問。

我閉上眼睛,第一個浮現的,是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涼風吹撫著晴天的大草原,飄來青草及花朵的香味,讓人心曠神怡。我將這些告訴老師。

「挖屋,感覺是很漂亮的風景呢! 來,現在我們再抽一張字卡喔!」老師請我抽出字卡,我抽出的是『憎惡』。

「請放在其中一張圖卡的後面。」我毫不猶豫地放在了砍手的那張後面。

「這張字卡搭配這張圖卡,妳有怎樣的感覺?」

「覺得對這個狀況很憎惡,但我無能為力去改善它。」我一邊講著,一邊覺得這OH卡牌有點神妙啊! 隨意抽出的圖卡字卡,卻正好能切入我內心想釐清的問題。我對工作上的憎惡感來自我無能為力去改變現狀,所以寧可斷手求生嗎?

「其實,OH卡牌每個人看到的,解釋出來的,都是不一樣的喔!」老師向我說明。

「妳有沒有發現,右邊那張砍手圖,妳看到的當下是”自己砍斷自己的手”,但,光看圖,其實也可能是妳砍了別人的手, 或別人砍了妳的手,或是根本與你無關的砍手事件。但妳第一時間的解釋是『自己砍斷自己的手』這解讀很有趣,不是嗎?  另外,左邊的圖,妳的解釋是”我要去打開一扇門”,但光看圖,也有可能是剛鎖上一扇門的圖案喔~。」老師笑著說。

「希望妳可以去打開那扇門,門後或許就是妳所想像的美麗風景喔。」

======  會不會餓死? ======

人生沒有全拿,是時候該割捨了。

做完OH卡牌後我開始認真思考離職這件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經濟問題,會不會全家大小餓死。

妳知道我知道獨眼龍也知道,我現在有合作案件,也有團購,多少可以補貼家用。但,當全職部落客其實等同自己當老闆,現在雖然案件看來不算少,能做多久? 我沒有答案。

就在我對人生徬徨的時候,突然有一個新的人生目標出現了!

這部分請容我賣一下關子,要達成這個目標需要上課,考試,加上實戰演練才有辦法拿到這份職業的入場券,可能需要一年的時間。等到時機成熟後會再告訴大家。

從考慮離職到實際離職的期間,我規劃了約一年份的共同家用及我自己上課需要的學費,所以大家可以不用擔心隱藏角色會爆肝,這些錢我還算拿得出來啦哈哈哈。

離職之後我並沒有要當全職媽媽,孩子我依然會送托嬰,短期內我的目標是好好整理家裡,每天煮飯給老公跟小孩吃。還有想要重拾荒廢已久的運動,總之會先好好休息一陣子,之後就會去規劃上課及考證照的事宜,大概是這樣。

=====  這是我的人生  =====

在網路身分上,我也有我的擔憂。

「如果大家喜歡看的是OL的西喜呢? 如果大家喜歡看的是雙薪家庭+育兒的辛酸血淚呢? 如果我不上班了,我也沒有全天都顧孩子,會不會被人說是吃飽閒閒在家的懶婦? 會不會大家就討厭我了呢?會不會粉絲都退讚呢? 」

人生走到36歲,大約也是一半的長度了。已經可以告訴自己,OK,妳有這些擔憂,但妳也該要有被討厭的勇氣了。妳不可能因為素昧平生的人而勉強自己留在現狀上,不喜歡妳的網友她們會離開,願意接受妳新的身分的網友會留下來,將來妳若成功轉職,也可能會有新的網友因為妳的專業而加入,粉絲們來來去去,都是必然。

這是我的人生。

願意支持我的朋友,我很感謝妳們。想轉身離開的朋友,我一樣謝謝妳這段時間的支持與陪伴。

感謝大家,新版本的西喜,今天開始出發。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