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 老二從娘胎裡就照豬養? 以及突如其來的甲低- 5~10W

話說發現二寶後,其實心情上沒啥太大的波動。
每天一起床睜眼就是去上班,下班就是我接手顧軟Q,
眼前的孩子也才幾個月大,正是好玩的時候,
老實說不太會想到去肚子中還有一隻小寶寶正在成長。

反應在產檢也是一樣,6W照到胚囊,醫生問了

:”要下周再來看看嗎? 還是我們直接約三周後看心跳就可以拿媽媽手冊了?”

我直接說:”喔那我三周以後再來就好了”XD

跟當初懷軟Q時每周每周都想去照超音波的激動心情真是天差地遠,
這一胎就是該怎樣就是怎樣,反正時間到了我自然會聽到心跳,不用急~非常淡定。

有時候也是會莞爾一下覺得自己也太不公平,好像專疼大的不疼小的?
但經歷過一次後,第二次懷孕悠然許多好像也是正常的。
而且在眼前已經生出來可以互動的軟Q,跟在肚子裡黑箱作業的二寶,
還是可以互動的好玩很多啊~~。

不過,在每天下班的路程中,我還是會輕輕摸著肚子,
放首想給二寶的歌,輕輕地唱著,期待他跟大家見面的那天到來。
這是只屬於我跟他的,沒有人打擾的,專有的時間。


懷第二胎其實跟懷第一胎時沒有很大的差別,算挺順利,也沒有很嚴重的害喜。
偶爾會覺得噁心的程度而已。
最大的差別可能在於,懷軟Q的時候我整天想吃麥當當,
早也麥當當,午也麥當當,晚也麥當當,消夜更是麥當當。
(我還真的有半夜兩點餓醒叫歡樂送的不良記錄……。)

但這一次麥當當的魔力退減很多,也是偶爾會想吃,但就是”偶爾會想吃”的程度而已。
再來就是,前一胎很愛手搖杯,最愛迷客夏的紅茶拿鐵無糖+珍珠,偶爾來一杯超爽DER~~。
這一胎只要一喝,必脹氣到想吐,試了兩次,都是吐了後才好了點。
從此嚇到不敢喝!
其他還有原本我是不愛喝湯的人,現在卻超愛先來一碗湯暖暖胃再吃飯。
甜食還是會想吃,但不會很瘋狂地一定要吃到。
好吧~看來二寶是個養生派了,很好很好XD。

要說有怎樣的不舒服,就是懶,還有嚴重畏寒。
十個孕婦九個懶,所以我也不是很在意。
畏寒狀況我懷軟Q時也有遇到,上網查據說也是害喜症狀的一種,所以原本也不太在意,
只是在五月的夏天已經這麼熱了,我卻畏寒到裹著毛毯還會覺得從骨頭發冷,是比上一胎嚴重了點。

五月底,公司例行健檢。
健檢最後一關都是醫生問診,進公司10年,從來這最後一關都是快速通關,
醫生一如往常,掛上聽診器聽了廳,看了眼白,敲了音叉,摸脖子
摸脖子,又摸脖子,手放下兩秒,又摸了脖子。
然後跟我說:

“我覺得你脖子好像有點腫起來,你最近有沒有變胖或是變瘦?”

“產後胖了快五公斤吧。”我據實以告,產後沒有特別忌口,原本以為胖也是活該。

“嗯……你有空找個時間去家醫科看看比較好喔,有可能是甲狀腺問題。”醫生如此說。

嗯。其實不會很驚訝,甲狀腺問題我親戚有,輪到我,也不算太意外。

上網查了一下,因為是變胖,比較像是甲減(甲狀腺低下)的症頭,
可怕的是,這些症頭跟懷孕前期非常接近,
包括人容易倦怠、畏寒、變胖都是甲減的症狀!
所以非常感謝這位體檢醫生!
如果不是他的細心,搞不好我根本不會發現我得了怎樣的毛病。
(例行產檢是不會特別去看甲狀腺變化的!)

比較讓人在意的是有搜尋到甲減對於胎兒智商的影響
哇~~我變胖點沒關係,寶寶可不能變笨啊!!
所以刻不容緩,立刻約了產檢醫生及家醫科醫生。

產檢醫生聽到問題也是先摸了脖子,然後抽了血,告訴我掛家醫科,他會留意。
驗血結果出來,我拿著報告去看了同家醫院的家醫科。
醫生看了說TSH值飆很高,但T3/T4值正常,再抽一次血看看,並幫我預約了頸部超音波。

再去一次,醫生照了頸部超音波,看了報告,判定是甲狀腺低下。
我問醫生:”是不是因為懷孕造成的甲低呢?”
醫生指著某一項數值(好像是免疫力啥米毀的)跟我說,看起來是遺傳的問題,並不是懷孕才導致的。
最後開了藥,叮囑我每天吃半顆,忌海帶海藻類,一個月後來回診就好。

WELL~原先還抱著一絲希望想說會不會是孕期甲減,暫時性的而已。
看來是個要長期抗戰的毛病了。

不過也算了,走一步算一步,阿Q地想想治療甲減的藥至少吃了不會變胖(治療甲亢的藥聽說容易變胖),
能這樣轉念一想,心情也舒坦了一些。
更重要的是二寶的智商要顧啊~~~~~。

軟? 懷孕日記,我們下次再見~。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