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不要搶

公司的清潔阿姨包山包海,生意頭腦好,除清潔本職外還兼賺點外快。之前椪柑盛產,推了一箱到處賣,昨天元宵節,她拿了一袋燈籠兜售。

 

『這個這個,有佩佩豬,有安寶。』阿姨很熱心介紹著。一袋全是粉紅色的燈籠,我拿起安寶款來把玩,開關一按,轉吧轉吧七彩霓虹燈,還有阿爾卑斯山的口哨BGM,要說是山頂黑狗兄也可以,或是chicken attack也可,總是就是那種一轉三折很愉悅的約德爾腔調。

『一個150元喔!』做工很粗,但七彩霓虹燈很炫炮,阿姨也不容易,就買一個捧場。

過了半小時阿姨又拿了一袋來了,這次是藍色的一整袋,有波力跟一些我不認識的。

『聽說妳一個男生一個女生齁?再買一個給兒子啊~~。』公司的情報網總是讓人意外地四通八達。我想了想,跟阿姨說,沒關係一個就好。

『他們不會搶嗎?』阿姨問。

========  搶喔啥都搶  咚咚咚咚搶  =======

 

軟A十個月大前,都是軟Q各種拿捏不當的把玩阿弟,讓爸媽心驚。但軟A長牙+爬行順利後開始絕地大反攻,姐姐是最香Q可口的固齒器(給他真的固齒器他不屑一顧),只要姐姐一招惹他,二話不說就是咬。甚至姐姐只是想握握他的手,或是跟他玩,也是咬。軟Q一開始會咬回去,但後來不知是否長大了知道不能咬人,很委屈地單方面被咬,大哭。我嚴厲跟軟A說:「不可以咬姐姐!」,軟A也委屈大哭,他小小的腦袋中或許只是想跟姐姐玩,手心手背都是肉,娘心也是肉做的,我也哭一下可以嗎?

軟A滿一歲,慢慢站穩要會走了,慶幸的是咬人的頻率有減少,但過了一關,還有一關,我們正式進階到搶玩具的關卡了。

誰搶誰的? 我原以為是軟A比較常搶姐姐的東西,後來覺得可能有盲點,因為姐姐被搶了會來跟我哭哭,所以我接獲犯人是阿弟的案件就多了。但阿弟還不會告御狀啊! 他被搶了只會原地景濤式下腰大崩潰而已,如果我沒有看到整個事發經過,誰是罪魁禍首,其實難以判定。

『跟阿弟一起玩啊! 阿弟也想玩耶。』軟Q兩歲四個月,是可以溝通的年紀了。我試著勸說將她把手中玩具給阿弟玩一下。

『可~~是我想玩耶。』軟Q說。

嗯,對啊,也是。

憑什麼一定要分給阿弟玩呢?

身為任性長女的我,從小就不覺得為何要將玩具分給妹妹,妹妹想玩啥干我屁事,總之不要來搶我的。曾經有一次我大約4歲,我妹2歲,我在親戚家把玩一個裝飾品,是一顆有著金色葉子的樹,我妹過來要搶,跟我角力,我狠狠一口咬在她頭皮上,咬到她頭皮都紅了。

我也不太記得我有沒有受罰,大概是有的,媽祖婆在變成阿婆之前也只是個媽媽,在那個年代,打罵處罰是必須的。就算是這樣,在那之後我也是堅決不讓妹妹搶我東西,只是頭皮的食感太噁心,從此我沒咬過妹妹的頭皮就是了。

 

『好了阿弟不要搶,這邊還有一個啊,一樣的你看。』又是你爭我奪的一天,還好這次軟Q手上是積木,別的地方還有,一樣的顏色一樣的大小,我遞到軟A的手中。

軟A看了一下,丟掉,繼續下腰崩潰大哭,就是要姐姐手中那個。

也不是不能理解軟A的心情,吃碗內看碗外乃是人的天性,一模一樣的東西,但就是別人手上的比較好玩吧? 沒那麼簡單,一人一個就能不吵翻。

(姐姐的車車好像比較好玩捏)

======== 所以燈籠哩 ========

 

一下課軟Q撲向我,跟我說,媽麻我有燈籠耶! 向我展示她手上用紙張做成的簡單小燈籠。

 

『阿弟也有燈籠!』她比了比阿弟書包,我拿出來看,很明顯是老師做的,蓋了阿弟手印的小小紙燈籠,拿給軟A,大約三秒就被丟在地上,結案。

『媽麻也有燈籠喔!』我拿出轉吧七彩安寶,SWITCH ON!絢爛的燈光加上輕快的音樂,瞬間擄獲了孩子們的心。

『我要玩!』軟Q說。

『這是媽媽的喔! 媽媽的。』我說。

小女生急了,但沒有哭。

 

『媽媽我想玩耶,可以嗎?』

『好,媽媽可以借你,但是等一下你就要還媽媽,知道嗎?』我盯著她的眼睛說。

『知道!』

 

軟Q拿起安寶燈籠,興奮地跳上跳下,照著每個人的臉說要把大家的臉變成紅色、綠色、黃色、藍色,很Q,很HIGH,很ㄎㄧㄤ。至於軟A呢? 無法用人話溝通的軟A在看到燈籠出現但他意識到無法入手時就開始瘋狂下腰,已經被媽祖婆抱去洗澡遠離戰場了。

過了大約20分鐘,洗香香的軟A回來了,我看時機差不多,開始我的挑戰。

 

『燈籠要還媽媽了。』我跟軟Q說。

『我要玩!』

『燈籠是媽媽的喔。』

『可是我要玩耶!』

『媽媽剛剛有說你等一下就要還媽媽了喔,現在要還媽媽了。』

『…….。』我知道軟Q聽懂了,她只是在掙扎。

『媽媽要借阿弟玩了喔。』我故意加碼。

『阿弟玩,阿弟給你!』軟Q將燈籠往軟A那邊晃,但把手還緊抓著沒有要放的意思。

『嘎~~~~~~~~~。』軟A搞不清楚狀況只覺得姐姐很煩。

『好了,妳要還給媽媽了喔~。』傳說中的溫柔而堅定,試一試。

 

軟Q鬆開了手,扁嘴,開始大哭。

 

『可是我難過耶。』『我想玩耶。』『嗚…….我好難過!!』

 

她踢腿大哭,但並沒有要奪回的意思,我覺得軟Q這樣已經很棒了。難過是一定的,但這不是妳的,是媽媽的,成長好殘忍啊,但妳得學會這個世間的運作方式。

我拿起燈籠,交給軟A,軟Q試著想搶。

 

『這是媽媽的,現在媽媽借阿弟玩,妳不能搶喔。』

 

『嗚哇~~~~~~』又是崩潰,但我知道她聽懂了,她沒有繼續搶,只是崩潰需要排解,孩子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最終這場燈籠鬧劇,在燈籠發出有點塑膠燒焦的味道,被我一把奪走藏起來後落幕。便宜的玩具果然不該買的啊……..。

我跟我妹打打鬧鬧大約到了國中才比較好轉,也就是說,這一關,我可能要10幾年後才能破關吧(掩面)。

(這個時候最安靜,我朋友說的好,真希望那個奶瓶有3000CC。)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