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當女神變女嬸–掰掰,夢幻三品牌(PAUL&JOE、LADUREE、ANNA SUI撤櫃)

前天起就有聽到夢幻三品牌PAUL&JOE、LADUREE、ANNA SUI撤櫃的聲音,據說會於今年八月底全面撤出台灣。說意外嗎? 好像也不怎意外,惋惜嗎? 對愛用者來說,的確是時代眼淚。

耕耘最久得應該是ANNASUI,在我的高中年代,站前SOGO就有她的櫃點,瓶身可愛且香味甜美的香水是我社團的正妹最愛用的一款,在那時,ANNASUI對我而言就是正妹的代名詞,黑與紫的配色,玫瑰花及蝴蝶圖案當時看覺得好神秘好美,化妝品也都帶有玫瑰香氣,超級迷人! 但對於一周只有600元零用錢而且寧願買書跟買CD的我而言,ANNASUI就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少女夢。而且櫃姊好跩,超跩,看到我穿著高中制服靠櫃都一臉鄙視,但也不能怪她們,我的確只是去把玩兩下而已根本沒錢買。

現在我長大了,都長到17歲*2這個年紀了,走到櫃上大可以說,欸! 那個指甲油給我來個一手包起來–差不多是有這個財力,但ANNASUI的風格已經不對我的口味,曾經夢幻的玫瑰花目前看起來好像有點顯稚嫩,路過也不會想要去靠櫃了。

意外地,我媽倒是ANNASUI粉餅的常年愛用者,好像是某次試用粉餅,覺得很遮,很香,又沒有很貴,CP值高,就一連買了N年,改版也照買。我買肌膚之鑰的粉底給她,她都覺得無感,還是ANNASUI粉餅最好用。這次撤櫃,我媽應該會有點難過吧XD。

搜尋我網誌的文倒是有幾篇,早期愛用ANNASUI白管的妝前霜指甲油(挖鼻孔也聞的到玫瑰香喔!),還有一塊腮紅已看到鐵片君,目前放在虎尾婆家備用中,回憶起來,這些產品都很優秀,當下都是愛用品,只可惜近幾年開架竄起加上韓妝來襲,更可愛、更好用、更便宜的東西鋪天蓋地而來,ANNASUI這個老牌子就被遺忘了。

再見了,安那蘇(那母)~

8FfwXSQ


 

至於PAUL&JOE、LADUREE其實我涉獵不多,PAUL&JOE我還停留在妝前霜很好用,包裝很美,最近出好多喵喵產品的印象。LADUREE是我一直想朝聖的品牌,但從它進台灣到現在我還不曾靠櫃半次,畢竟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的家鄉沒有LADUREE,專程跑一趟台北摸它好像沒有其必要性。而且為人詬病的是這兩個牌子的定價策略,都比日本賣的貴多了,在PTT的美妝板可以看到一些八卦,只能說總公司是這樣定價,就不要怪消費者不領情了。

昨天跟朋友聊到這件事,我朋友說得好,她說LADUREE在日本時大家都把它當女神,去旅遊還要去朝聖一下,某天女神突然搬到你家隔壁變成鄰居,妳看的到,摸的到,妳發現女神也是要吃喝拉撒的,當有一天女神變女嬸,那種新鮮勁兒就削去了一大半了。

現在這三個品牌又回復了女神的身分,要買的話就要去日本把她們請回來了,其實也是不錯的,距離產生美感,愛用者還是會追隨的,至少我又有一點想要去日本時去看看那個貴仙仙的LADUREE花瓣腮紅,填滿一下我那可憐的的少女夢啊~。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